财新传媒
2014年09月17日 15:44

科学家一定要接地气

互联网狂潮的摧枯拉朽,影响着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当然也包括科学家这一个高冷的群体。一则略显不太和谐的新闻,近日在网上发酵,引发了不小的争议。9月16日,在2014年首都高校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宣讲教育报告会上,92岁的国家科技最高奖得主吴良镛院士应邀为首都多所高校近6000名新入学的研究生做报告。他拄着拐杖,在人民大会堂的讲台上,用35分钟时间颤颤巍巍地讲完了以《志存高远身体力行》为题的报告,而在这一过程中,大批后排的学生早已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在这一则新闻中,几大能吸引到读者的要素都齐全了:德高望重的泰斗级科学家、国家......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17日 10:41

流水线上的青春

流水线上的青春

某种程度上,个体的生存往往像极了一尾鱼,人们总需要在复杂的生态环境里执著地活下去,比如触手可及却总要花费一番力气才能吃到的水草,残酷的“大鱼吃小鱼”的达尔文法则,或者大多数人都会顺随着宿命的安排,来一场例行的“洄游”。

在所有这些苦苦奋斗值得被历史书写却往往因为卑微而被遗忘的人群里,俗称的“外来妹”是一个鲜活的群体样本。她们把饱满多汁的青春熬进机械化大生产冷冷造就的流水线上,有时候,物欲横流的城市甚至未曾意识到这些血肉个体的存在感,无论是觥筹交错的晚宴还是流光溢彩的奢侈品,往往和......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2日 12:35

周迅的爱情

周迅的爱情

周迅的爱情是饱满多汁的,就像艳丽的大丽花,区别于她瘦瘦的线条单薄的让人缺乏欲望的身体。她就像飞蛾一样,开诚布公地爱过那么多男人,这些名字,大多数影迷都能脱口而出,比如贾宏声、朴树、李亚鹏、李大齐、王烁,甚至还有后来绯闻中的梁朝......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6日 21:00

用什么拯救,他们的十年?(《廊坊灭门案马拉松》记者手记)

陈瑞武的前半生已经过去了。他生命里最好的十年,从32岁到42岁,是在河北省霸州市看守所里度过的。2011年11月4日,一纸终审宣判,意味着被判无罪的他终于重获自由。河北省高院的终审判决,在2009年11月12日即作出,却在整整两年后才向当事人宣判。

十多年前,发生于河北省霸州市胜芳镇的两桩灭门案,将原伟东、汤凤武、陈瑞武、杨洪义、尚志红、王晓敏等人牵涉其中。自2001年陆续被拘开始,他们经历了一审死刑、发回重审,第二次一审、又发回重审,第三次一审、终审改判的司法“马拉松”。

2009年11月12日,河北省高级法院终审判决认定:就2000年刘德成一家三口灭门案,对王晓敏、尚志红、原伟东......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7日 22:59

铁路王国

小时候最喜欢的是积木,用一块块的小木头,拼成一个王国,我就是王国里的国王、王后、公主、大臣或者街头小贩。大了之后,才发现,世界的每处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万物之间必有关联。如今,却又有丝丝迷惘,关于我们国家的,这个巨大的铁路王国。

看一些电影、电视剧,可以窥见中国的铁路王国里的人们的生活。出生、读书、工作、治病甚至犯罪被追捕,都可以在这个王国里完成。铁路王国里有小学、中学甚至大学,人们在铁路上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有住宅区、医院、超市,甚至有派出所、法院、检察院。当然,自2009年,传言多年的铁路公检法改制开始之后,一些铁路局的公检法机构开始从企业司法转为国家司法,现有的工作人员也需要通......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04日 17:43

“7&23温州动车事故”记者手记:死亡列车

D301和D3115在一个雷雨交加之夜驶入一场举国阵痛的灾难。在列车上,有从杭州旅游回来的项炜伊和她的爸爸妈妈,有周晨特和妈妈、姥姥、姥爷,以及怀着7个月身孕的小姨。有寻找暑期实习的大学生,也有远道探亲的老人。

事故发生一周后,我乘坐动车,从温州南站开往宁波东,路过事发地段。我拍摄下事故后的画面。铁路桥上,灾难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只剩下一个斑驳的缺口。铁路桥下,那个叫双岙的小村子清晰可见,村子里居住着来自安徽、江西、湖南的外来务工者,他们在第一时间自发投入救援。

在火车残骸被拉往温州货运西站之后,一些拾荒人来到这里,试图寻找值钱的物件。一位南方报业的记者花钱买下了某部相机的卡片,里面是一......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9日 13:12

不解释

其实,人与人之间并没有那么多话可说。有时,遇上事情,人们总是急于剖白自己,美其名曰“倾诉”。作为新闻系毕业的学生,传播学规律还是知晓一些。渐渐,时间长了,便知道,“解释”只能解释给在意的人听,大多数人只是看热闹的观众,就像看猴戏,看得开心了,甩你几枚钱币,看得不开心,说下冷言冷语。

大多数人都在做“解释”这种活计,以获得社会主流观众的认同。我看到曾私奔后回家的人,向媒体絮絮解释,或者娱乐圈里分分合合的明星在解释来解释去。所谓大众通道,和人际交流一样,弊端就是放大你的解释,将你的软弱和无助,血淋淋地展现出来,再来一次狂欢。

所以,“不解释”......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2日 02:37

终身美丽

神经质,夜半起床,就对着家里的大镜子,照上半天,小到一颗痘痘,大到肤色细微的变化。

可以在镜子前呆上半天,面膜洗掉,水、精华、霜、眼霜,一分都不能少。和以前不一样,舍不得把隔离、粉底往脸上涂,总觉得即便素颜黄脸婆,也比涂那么多化学物质好。

从未有过的紧张,我不知道,一点都不知道,能在法治记者这条路上走多远。我觉得很害怕。从未有过的害怕。爸爸从未说过什么,但我知道他的小公主,开始知道得越来越多,对于这个世界,充满未知的恐惧。用奔三的年龄,默默发最后一次嗲,写给我摩羯座的爸爸。

我很害怕,在外出差的时候,我会神经质地把门栓上后,过几个小时,便惊醒,重新检查。我很害怕,一旦电话......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8日 12:56

五分钟随笔:关于人物报道一点小小看法

从业时间不长,但在调查报道之外,本人写得人物报道数量是最多的。有乡下的老头、老太,也有城里的达官贵人,有唱昆曲的先生,也有从事学术工作的学者。

奇怪的是,我认为我写得较为满意的两篇人物报道,恰恰是众人诟病最多的。一是王功权专访《商人公民王功权》http://magazine.caing.com/2011-01-28/100222080.html,众人诟之,感性太多,过于接近采访对象。二是在冰点时,所写昆曲大师汪世瑜专访《折扇一开,半个世纪》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512/20/142_27275636.shtml,众人诟之,节奏太慢,不知所云。

我的老师、“冰点三驾马车”之一杜涌涛,以人物报道见长,为新入冰点的新人授课之际,讲授《写......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7日 12:56

私奔

绿珠为主人殉情,红拂却慧眼识珠,投奔李靖。都是古代奇女子的故事,但感觉迥异,前者悲壮,后者在烂漫之余带些对生活的热情。

网络热议“私奔”一词,知名投资大佬王功权在围脖发表《私奔之歌》后,热烈宣告“激情私奔”。而普罗大众在羡慕嫉妒恨之余,除了在乱世里激发一点不可知的叛逆,继续要面对凉薄的生活。所以,私奔除了真性情,还需要经济基础、和瞬间的激情。

我曾在2010年底有幸见过王先生,他热爱诗词,骨子里是一个烂漫的文人。身家百亿的他,会和保安和蔼交谈,会询问服务员的家乡,也会将无家可归的上访者带到家中过夜。遇到美好的事物,也不吝于热烈赞扬。曾问起八卦的问题,比如王生对于......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4日 10:13

【徐武事件记者手记】“不受欢迎”的人,却一直试图改变社会

【徐武事件记者手记】“不受欢迎”的人,却一直试图改变社会
2011年05月14日 09:02  本文来源于财新网 订阅《新世纪》  |  注册财新网
他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常常对着报纸皱眉,感叹,这个社会怎么有这么多不公平的事情?
    【财新网 】(记者 周凯莉)在尘土漫天的武汉某条街道,我对着同行的一名女记者,掉下一滴眼泪。在那顿犒劳自己的火锅中,我和她一起抑郁了,兴许还基于汹涌的失望,......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28日 13:43

熟视不能无睹

前几天,父亲兴奋地给我打电话,他说,他在某官网论坛为一线二线三线城市的个人所得税问题,提出了好多建议。我可以想象他打字的样子,戴着老花镜,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按出五笔字。我说,何必呢,你提了问题,有用么?十万网友都在那提问题,人家有空看么?

对不起,原谅我给父亲泼冷水。譬如,围脖上一个粉丝几百万的明星,ta有空逐条看完评论,并偶尔让那些评论在脑子里过滤一下,经过反射弧之后,得出一点迟钝的启示么?我真的没有信心。

未想,父亲依然兴高采烈,他说,既然提了意见,就有希望被执行者看到。你对这些现象熟视,但不能无睹,要提出自己的建设性意见。最后,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不要老是小情小调的,要有社会......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7日 13:58

鲁山之行: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

前几天,我在围脖上嘲笑大S的“复活”名言——“热血死小孩”。而在河南鲁山县坑坑洼洼的土路上,我忽然想起这5个字。我问邓飞:“现在我们是不是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是不是就是热血死小孩?”

我是在虎年年底的腾讯茶话会上认识邓飞的,彼时他作为年度记者坐在我身边。没有说太多的话,唯一的感觉是,这位资深名记张扬中有热血,自信且略时尚(别打我啊,我是用乔治·克鲁尼的标准)。

4月13日深夜,我的直属主编张进老师告诉我,邓飞在做“免费午餐”,为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提供免费午餐。作为媒介共同体的好事,财新将会大力支持,并继续做这方面的后续报道。

<......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3日 15:11

周小姐的絮絮叨叨

还有1个小时,我就要奔赴人来人往的北京西站。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在路上。同样,昨晚也是一个很平常的晚上,我平淡地从MSN上接到命令:有空么?去出个差。我说:好。

于是,我平淡开始整理行李。大于6个小时,我拖上老周给我买的皮箱。小于6个小时,我从箱底翻出去年从zara买的那个1199元的大包包。请不要鄙视我说这个价钱啊,因为当时买这个大包包的时候,犹豫了一周。新款、不打折,要写3000字。

但我是冲动型啊,于是某一天,当我在来福士地下吃完甜品后,发现,咦,这个新款,我居然还想要。就像遇到以前交往过的对象,感觉还在,忽然就忽略了所有的犹豫,跳过曾经磕磕绊绊的矛盾,用刷下“巨额&rd......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1日 17:09

你爱我爱不起

打个比方,北京是一个女人,她必然喜欢每季度最新款的珠宝,然后以挎着过季的爱马仕为耻,她才不会喜欢今季的糖果色,那些都是很低端很低端的,她都不喜欢。你看,五环内的供穿老头衫的市民购买蔬菜的农贸市场要拆迁了,一些看起来不是太好看的名人故居也要拆除了,为了阻止拥堵,停车费也上涨得很厉害。

只有国贸三期80层的云酷,或者柏悦府的北京亮,或者其实也不是特别高端的半岛王府酒店,还有名流来来往往的酒会,觥筹交错之间的眉飞色舞、唾沫横飞,看起来才是北京的样子。

北京曾是我爱的城市。每回降落在首都机场,我都在内心欢欣鼓舞一下:亲爱的,我又回来了。可是,现在不是了,加以替换的是:唉,我又回来了。从机......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07日 16:01

青海采访手记2:如果这就是命运

很小的时候,当我还穿着白衬衫和蓝色百褶裙的校服时,作为优秀学生在国旗下发言。讲稿里,我写了这样一句话: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或许是科学家、或许是设计师、或许是文学家,只要付出努力,命运终将给我们最丰裕的回报。

是的,我的确是这样说的,和所有不谙世事的孩子一样。从历史教科书里读懂“天赋人权”开始,我一直执著地认为,人生而平等,勤奋改变命运。直到现在,或许更远的将来,我都要说服自己,这样的信仰,颠扑不灭,否则人生将万念俱灰。

工作和爱情一样,太认真伤心,不认真无趣。也许是从业时间不足2年,用一些前辈的话来说,“还矫情得很”,尽管努力做到专业,却总是在陌生的地方,......

阅读全文>>